要闻 北京 直播 视频 跤坛 说法 财经 城市管理 教育 公益 生活 游戏 数字杂志
北京  晴  16° / 31°     登录 | 注册
首页 > 咸阳 > 正文

“养卡人”掉入“卡奴”诈骗陷阱

2021-05-18 14:13:10  来源 : 法制与新闻

使用信用卡透支消费,收入难以及时偿还透支金额,为了填补窟窿,拆东墙补西墙,终为卡所累,成为信用卡的“奴隶”。“卡奴”盛行,催生了一项特殊的生意——“养卡”。“养卡”人收取手续费后,先用自己的现金替持卡人将欠款还上,让信用卡显示正常还款,一段时间后由“卡奴”还款或通过刷POS机等虚假消费的方式把卡上相应额度的现金“套”出来。“卡奴”遇上“养卡”人,一个为钱所迫,一个为利所诱,谁能保证其中没有陷阱?

2017年初,湖南省芷江县人民法院审理一起诈骗案。被告人向好彤曾是银行职员,因坠入赌博深渊,借用多张信用卡,骗了“养卡”人的钱。而对于“养卡”人来说,虽然诈骗者受到法律制裁,可自己的几十万元钱也可能打了水漂。

“养卡”人联手银行员工

2014年,向好彤是芷江县某银行员工,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。可是,向好彤却沾染上了赌博,不错的工作收入经不起牌桌上折腾。向好彤没有在戒赌上动动脑筋,而是盘算着利用自己多年银行工作的资源,开源增收。于是,她想到了“养卡”,可“养卡”需要垫付资金,钱从哪里来,需要找个合作伙伴。经人牵线搭桥,向好彤认识了杜正钢。当时杜正钢经营着一家网吧,有一台POS机,私下里也做着兼职“养卡”的“生意”。

“我在银行上班,有许多需要‘养卡’的客户资源,只是我手上没钱,想和你合作。我提供客户,你提供资金,每1万元收取200元手续费,你拿大头150元,我拿小头50元。”向好彤对杜正钢提议道。所谓“养卡”并不是正当的经营业务,动用POS机套现,涉嫌违规,法律风险不小,而且“养卡”人随时可能跑路,里面的经济风险极大。可向好彤如果真在银行工作,就可能掌握大量信用卡欠款信息,的确能够带来大量“养卡”资源。杜正钢在确认向好彤的银行正式员工身份后,答应了对方的提议。

向好彤提供“养卡”客户,杜正钢收取费用后掏钱为信用卡还债,之后再由“养卡”人还钱的模式开始运转。

“刚开始两个月,我每次把向好彤提供给我的信用卡账单还了,在约定的10天之后,都能如数收回本金和手续费,这样成功做了二三十笔业务。”谈起与向好彤的合作,杜正钢如此述说。二三十笔业务的交往,杜正钢对向好彤建立起了足够的信任。

欲大赚一笔却掉入陷阱

“帮我往这张卡里还14.5万元,按老规矩办。”2014年9月的一天,向好彤拿着户名为黄某某的信用卡找到杜正钢。杜正钢没有觉察出任何异样,去银行往卡里打了14.5万元。

仅仅过了两天,生意再度上门。这一次,向好彤拿来的是舒某某的信用卡,而且灌卡的金额也很大,有11.5万元。还是按老规矩办,杜正钢马不停蹄赶到银行,如数转账。

一周之后,向好彤找到杜正钢,又带来一笔“养卡”业务。“继续帮我还卡中13.8万元。”想不到,生意还在继续。9月底,向好彤又拿着一张信用卡,来到了杜正钢的网吧。“再帮我灌张卡,10万元,手续费照付给你。”不到一个月时间,第四次大额“养卡”,前三次中有两次的本金,已经超过约定的10日期限没有归还,杜正钢仍再一次按照老规矩,把钱打到了向好彤指定的信用卡上。

16

不到一个月,四张卡累计还款额达49.8万元之巨。

杜正钢将钱打到向好彤指定的信用卡后,向好彤马上开始了后续操作,将卡上的钱分数次全部转走,一部分用来还债,一部分贡献给了牌友。原来,这四张信用卡,实际掌控人均为向好彤。这些信用卡都开通了网银,透支额度也没有那么高,最高授信额度不过2万元。向好彤轻易地将杜正钢近50万元转到了自己囊中。可这些信用卡又怎么到了向好彤手中呢?

“向好彤说她的卡出问题了,别人的钱打不进来,想借我的卡用一下。这张信用卡的授信额度快用完了,没多大关系,就借给了她。还根据她的要求,开通了网银,密码她也知道。”黄某某如此陈述。

“向好彤打电话借信用卡,说是别人打钱给她。考虑到信用卡授信额度1万元,已经透支消费9000多元,剩余授信额度不过1百多元,就答应了,密码也告诉了她。”杨某某也是如此理由。

“四五年前,向好彤借我的身份证办了一张信用卡,当时我们家与向好彤关系挺好,就把身份证借给她。她拿着我的身份证单独去办了一张信用卡,一直是她在使用。”张某某则是另一番说法。

除了这4张卡,向好彤自己还办了一张授信额度为2万元的信用卡,平常消费开支时使用。

近50万元,被向好彤用于还账、打牌、消费,杜正钢却被蒙在鼓里。其实,如果多一点防范之心,是可以察觉出端倪的。在2014年8月底的时候,向好彤曾经以私人周转为由,找杜正钢借10万元钱,杜正钢要求向好彤提供担保或抵押。彼时已经负债累累的向好彤哪里能找得到人担保,更没有房产来抵押,借口找人担保丢面子便放弃了借款想法。不久之后,向好彤接二连三拉来大额“养卡”生意……当然,事情败露只是时间问题,归还本金的时间早到了,向好彤迟迟不见踪影,杜正钢终于意识到,情况有些不妙。

破解诈骗套路

2014年10月的一天,杜正钢终于找到向好彤,将她堵在了出租屋里,二人开始新一轮的交锋。

“灌卡的钱,你马上给我。”杜正钢是命令的口气。

“你再宽限些时间。”向好彤继续推诿。

“不行,必须马上给。”杜正钢不肯退让。

“信用卡上的钱,都被我从网上转走了,我现在没有钱。”杜正钢一再追问下,无法脱身的向好彤不得不说出实情。

到银行一番查询,4张信用卡上的钱的确转走了,而且,杜正钢也知道了4张信用卡真实的授信额度,累加起来不过6万元。

“你的行为是诈骗,我要到你的单位反映。”情急之下,杜正钢威胁道。这话儿还算管用,毕竟,彼时的向好彤没有破罐子破摔的心思。一番折腾,向好彤通过刷信用卡、手机银行转账和现金的方式归还了187010元,余下的310990元,杜正钢只能从长计议。

可是,债务缠身的向好彤哪里有什么办法。在听说向好彤把银行的工作辞了,人也离开了芷江后,杜正钢选择了报案。

2015年12月28日,向好彤被公安民警抓获。被抓获前,她那张日常消费用的信用卡透支并逾期不还,经发卡银行两次以上催收超过3个月仍未归还,至归案时止,共透支并拖欠本金16361.94元。

2017年初,湖南省芷江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向好彤涉嫌诈骗罪、信用卡诈骗罪一案并作出判决。法院认为,向好彤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取隐瞒真相的方式,骗取公民财物,数额巨大,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;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恶意透支,数额较大,其行为构成信用卡诈骗罪。根据向好彤的犯罪行为及如实供述等情节,法院以诈骗罪,判处向好彤有期徒刑六年,并处罚金8万元;以信用卡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并处罚金2万元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,并处罚金10万元。同时责令向好彤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退赔被害人李某某损失310990元,退赔银行损失16361.94元。

向好彤丢掉了令人羡慕的工作,受到了法律的制裁。就杜正钢来说,三十万元极有可能打了水漂。职业“养卡”,不是正当的买卖,对于“卡奴”与“养卡”人来说,双方均如同在钢丝上跳舞。杜正钢的受骗经历也给其他人以警醒。

对于“卡奴”来说,解脱的办法唯有理性消费,如此,自不会找上职业“养卡”人而越陷越深,职业“养卡”也将失去市场。(/若星  繁星)

(文中当事人系化名)

原标题:“养卡人”掉入“卡奴”诈骗陷阱

文章来源:《法制与新闻》杂志 2017年05月刊 转载请注明来源!


分享到:

 评论   登录 | 注册

1
24小时热文
精选直播
热门图集
14图
5图
5图
16图
精彩视频
关于我们 | 用户协议 | 版权声明 | 意见反馈

跟帖自律管理承诺书  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(2016)5438-706号 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161059号  京ICP备 16017854号-1

战略合作:13501001203  客服电话:4009005881

邮箱:developer@xinhuiwen.com  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花家地甲一号法制日报社5号楼四层

Copyright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

Powered by xinhuiwen.com

保定     东风2级     优28
保定     东风2级     优28